購物車訂單查詢登入網路資源
Plurk! 推到Facebook
 
字花
花千樹
kubrick
匯智
點出版
Make-Do
田園書屋
brownie publishing
詩評力
新月文學報
 
海外代理 / 字花
《字花》:一個輕盈的文學共同體 這是一個謊言當作真理的時代。當現實凝滯、沉重如此,《字花》卻以文學作為反射魔女美杜莎凝視的盾牌,竭力凝視、介入當下的石化荒漠,以期減輕那幾乎壓垮我們的重量。打破文學高不可攀,沉悶陳腐的刻板形象,是《字花》的自我期許。創刊至今,每一期我們都選擇特定的專題,如「水著」、「A貨」、「coffee and cigarettes」等與日常生活密切相關、卻是向來無法進入文學「法眼」的經驗,並廣邀名家新手撰文,意在激活想像力,讓文學輕盈起來。 但輕盈不等於脫離社會現實。《字花》念玆在玆,始終是如何讓文學介入到社會,發揮反思、批判以至分享的作用:我們曾策劃關於香港皇后碼頭的專題,嘗試與香港近年的保育運動作同步思考和對話;我們曾針對香港的「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條例」,製作了「淫審」專輯,期望提供主流媒體欠缺的角度,聆聽青少年對性的所思所想;我們亦曾組織「香港文學館」專輯,比對兩岸文學館的建館經驗,為倡議成立香港文學館提供另一種面向的深入思考。 當年代的想像力愈益貧乏,我們更願意宣稱自己年輕。文學雜誌本來就必需年輕的素質:勇於嘗試、躁動、不安於室。唯其如此,《字花》才能宣稱與陳腐的文藝想像劃清界線,拒絕讓文學固步自封,著力於文字跟視覺藝術之間的張力。《字花》相信,設計風格、版面佈置不是無關痛癢的枝節,而是表達態度的核心。為此,從過去的「漫畫騎劫文學」、「交叉感染」,到現在的「易服」、「造字」等欄位,讓漫畫與文學、圖像和文字互相撞擊。我們亦敢於在排版和封面上不斷創新,重新迸發出豐富的想像力。 年輕不等於幼稚,活潑不等於輕率。自2006年四月創刊以來,《字花》出版已逾二十期,已取得突破性銷量,成為近年香港文化界的奇葩。編輯團隊都是在藝文學術界嶄露頭角的年輕一群,象徵著香港文學新生代勢力已橫空出世,我們當中有文字創作者(陳志華、袁兆昌、陳子謙)、學院內的年輕學者(張歷君、郭詩詠)、文化評論工作者(鄧小樺、鄧正健)和視藝工作者(江康泉)。我們敢於培育新進作者,也從不拒絕名家之作,如西西、也斯、張大春、董啓章、駱以軍、李歐梵、鴻鴻、廖偉棠、阮慶岳、成英姝等名家均為《字花》撰文。因為《字花》所抱持的,是「文學共同體」的信念:我們共同分享不同的書寫閱讀的經驗,個體之間才能建立起更多的交流和對話,而不是世代與族群的隔閡。而在這個共同體內,編輯團隊間或有所變化,但我們一直竭力維持自我更新。《字花》廣邀來自劇場、傳媒、藝術、教育等領域的各方好手,或撰寫專欄,或參與評論,意在讓文學成為更寬廣的空間,連結不同的群體。在2007年11月,《字花》正式登陸臺灣,現時每期《字花》均有一定數量來自臺灣的投稿,今年更增設「交換城市」欄位,邀請臺港兩地作者對寫城市,這都足證我們已在臺灣紮根,在讀者和作者間建立起獨特的吸引力,便文學共同體得以在兩岸三地滋長起來。 《字花》渴望,文學共同體能夠擁抱、連結更多的人。這是因為,你與我其實都不是互不相干的孤島。
書單/訂購單下載讀者信箱
網站地圖隱私權政策